广西一国家社科基金成果错漏逾万处?负责人:是引用文献错了

广西一国家社科基金成果错漏逾万处?负责人:是引用文献错了

近日,有研究者在网络上举报一项“国家社科基金重大特别委托项目”的学术专著存在众多错漏之处,引发学界关注。随后,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发布通报,对存在质量问题的课题及相关项目做出撤销和终止的决定,并收回已拨经费或剩余资金。

国家社科基金成果错漏逾万处?

业余研究者纠错

被举报认为具有严重质量问题的著作,是《广西石刻总集辑校》这本书,也是国家社科基金“西南边疆历史与现状综合研究项目”子课题结项出版成果,它的署名是广西师范大学的教授杜海军。举报人认为,这本书中辑校的内容与原碑文相比,有众多错漏之处。

举报人石身志表示,自己通过亲自去寻访这些碑刻重新抄录,最后再与原文对比后发现,书中存在大量的错误。杜海军在《金结桥碑记》的内容整理中,将“庚辰春”错视为“东长春”。一般来说,桥碑记的开头都会交待时间,而杜海军在整理这部分内容(内容来自另一本书)时并未注意到这一点,这是缺乏文字识别能力造成的错误。

石身志微博图片。

2019年5月3日,石身志在新浪微博发文,直言不讳地指出:“书中错漏逾万处错漏字数多达数万字。仅一通三百多字的民国石刻,杜海军团队的辑校内容错误就多达五六十字。哪怕请一个细心一点的中学生抄录整理这类民国石刻,也绝不会犯如此多的低级错误。”

在这篇微博中,石身志贴出《辑校》中的“湘桂公路记”和原碑照片,很多地方用进行了圈点。

石身志微博图片。

课题负责人回应错漏原因

是引用文献错了

对此,杜海军回应说,举报人批评《辑校》石刻录文错漏太多,原因是课题组所依据的先前出版的书籍就是这样,如果没有访到石刻,根据以前的文献录入是《辑校》的凡例规定。他声称这种做法“为各级评审专家认可,非课题组辨识的错”。他说,《辑校》在抄录先前的文献时,对于其中的文字无权改动,无论它们是对还是错。

对此,石身志指出,但凡有文献辑校经验的人都知道,辑校中的“校”是非常见功底的学问,而且也是很有必要的重要环节,不能只编辑不校勘。

杜海军的回应受到多位专家批评:

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于赓哲通过微博指出:“这是最坏的回应批评的标本,中心思想几乎就是承认本书是大规模抄作业,抄错了是因为被抄的做错了,问题是这经费给你是为了让你抄作业吗?”

福建省博物院研究馆员高健斌通过微博批评说:“像这样的回复,真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……能够在学术界风生水起、功成名就,简直是恐怖。”

南京一位中国古代史专业学者直言这样的回复是“狡辩”,意思是“我抄别人的,别人错了,不是我的责任”。

最新处理结果

课题撤销 经费收回

6月11日,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发布通报:认定该成果存在严重质量问题。经研究决定,撤销杜海军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子课题“广西石刻总集整理”;终止杜海军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《六朝石刻汇校集注》;被撤销和终止的项目按规定退回已拨经费或剩余资金;项目负责人5年内不得申请或者参与申请国家社科基金项目。

编辑 | 林飞